新场古镇——上海行(浦东)11【原创】

2016年4月29日,当时我和上海浦东新场镇之间的距离只有0.00公分,那天起12天后,我和我的朋友共度此番旅程,人均花费500块钱,供君参考。

21

TA的作品阅读总量 368万

获得19626位读者赞

去过65城市,遍布14国家,138景点

微信扫一扫,好私藏,爱分享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新场古镇——上海行(浦东)11【原创】

  去年我们去了欧洲,按计划今年我们去澳洲。这次还是由易游天下旅行社承办,由于参团人数多达33人,我们自己单独成团。3月15日从北京出发,开始了澳大利亚新西兰的12日之旅。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飞抵长江口。图中下方右侧是上海市区,上方的陆地为崇明岛。    

  这是从飞机右舷看到的景色。图中逶迤的曲线是黄浦江,中间那个特出的有高楼处应该是浦东陆家嘴金融区。   

  飞的离黄浦江非常接近了,底下建筑清晰可见。   

  现在飞机在这里要拐一个弯,要沿着长江口附近的海岸线飞行,我们马上就要着陆了。   

  很快就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离转机澳大利亚还有许多时间,如果在机场干等,不仅浪费光阴,而且会造成人的心理疲劳。但这不要紧,我们事先已有安排。要利用这段时间打个短平快——去新场古镇一游(故此集算上海行而不计入出国游)。

  为了节约时间,也为了不走散,我们不坐地铁公交,请朋友早就定好大巴,出机场直接去新场古镇。  

  新场镇位于沪南公路南汇段的中间,距上海市区东昌路约36公里,距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不到30公里。不到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新场古镇。

  

  这个地方为什么叫新场呢?

  新场建镇约在南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距今已有近千年历史。那时新场位于东海海边(得益于长江带来的大量泥沙,南汇角一直在向东延伸,现在新场距海边已有27公里了。沧海桑田这句成语用在这里真的是恰如其分,一点也不夸张)。新场原为下沙盐场的南场,是盐民用海水晒盐的场所。随着海滩东移,这里渐渐变成江南水田交融之地,盐民变成居民,小桥流水人家在此渐成端倪,人口逐渐增加,继而形成镇落。新场成镇之时,正值下沙盐场鼎盛时期,盐产量和盐灶之多,胜过浙西诸盐场。因得名源于下沙盐场之南迁形成新的盐场,故名“新场”,元代初年,即有两浙盐运司署松江分司迁衙于此,是一座因盐而成、因盐而兴的江南古镇。

  南宋时,新场还位于东海海边呢!图中新场东面那一块陆地是南宋后在长江的泥沙沉淀下形成的,所以上海的面积至今还在不断地扩张中。

  

   随着盐业的不断发展,商人盐贩纷纷聚集到这里,于是人口急剧增加。当时镇区歌楼酒肆,商贾云集,其繁华程度曾一度超过上海县城,有“新场古镇赛苏州”之誉,是当时浦东平原上的第一大镇。后来因盐场变迁以及战乱等变化,曾几经兴衰,但新场镇仍是一个很有文化气息的江南水乡古镇。    

  传说在新场受恩桥石头湾沙中曾发现石笋,深不见底,所以过去新场镇又名“石笋里”。   

  这是我们在新场古镇的合影。  

  朋友早就为我们订好了午餐,三桌丰盛的江南风味大餐后,我们开始了新场古镇之旅。有两位朋友带路兼导游,我们不走重复路(这张照片中的“外婆人家”并非我们用餐之餐厅)。  

  如今,新场古镇仍然保留了明清以来由新场大街、洪街组成的十字骨架,而镇区四条河道把老镇区划为井字格局。明清、民国时期建设的优秀历史建筑,围绕着这十字骨架和井字格局散布而建,形成典型的“江南人家尽枕河”的水乡风貌。   

  我们跟着不花钱的向导穿街走巷。   

  进入街巷。依稀记得当年的小镇尽是这种宽仅两三米的小街巷。  

  当地居民在街边摆上茶水,叼上烟卷,优哉游哉。  

  小店不管有无生意,店主也是不急不恼。     

  新场不是人造的景点,也不是商业化的噱头,而是实实在在的平民生活。他们旁若无人地生活在这里。这是街巷边卖菜的大妈,嗱(你们)游客来不来隔得(这里),我伲(我们)照样过自家的日脚(日子)(浦东话)。   

  每座老宅都有铭牌标记。   

  铭牌上明文记载这些老宅为“浦东新区登记不可移动文物”。新场古镇是浦东平原上规模最大、历史建筑数量保存最多、保存最为完好、古迹遗址留存丰富的历史文化风貌区之一,其中典型建筑主要为多进天井式传统住宅和传统沿街商业建筑,并有少量西式别墅类住宅和近代宗教建筑,建筑装饰风格有鲜明的中西合璧特色。上海文管委公布登记的第一批635处不可移动文物中,新场就占了30处。

  

  进入一座老宅——张氏宅第参观。张氏宅第又称张厅,建于清光绪年间,建筑面积1115平方米,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四进院落。它是新场古镇最具文化传承的私家宅院。张氏原是新场富户,先后开办了张信昌绸布店及信隆典当。由于张家先辈曾在日本经商,故改建前二进宅院时融入了很多西方建筑元素。比如门窗是从意大利进口的轧花玻璃,客堂铺的马赛克百年来完好如初。大门是中式的,门柱却是西式的。

  

  老朋友担任讲解。这可是原汁原味的、真正的当地人讲当地事,与有口无心的外地导游背台词完全不是一回事。他讲起乌漆大门上的这副对联,便如同展开了一幅浓郁的历史风情画卷。    

  这幅对联是“京洛传钩、曲江养鸽”。

     东晋有一部记录古代民间传说中神奇怪异故事的小说集,叫做《搜神记》。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长安有一个姓张的人独居,有一鸩鸟飞进来停在床上,张氏祝告说:鸩鸟飞来,给我带来灾祸,就飞到天花板上去;给我带来福运,就立即飞进我的怀里。鸩鸟果然飞进他的怀里,他伸手去摸,鸩鸟不知哪里去了,却摸得一支金钩,于是把金钩看做宝贝。从此他的子孙逐渐富裕,财产剧增。蜀郡一个商人来到长安,听说这件事,就拿钱财贿赂张家的婢女,婢女把金钩偷给商人。张家丢失金钩以后,家业逐渐衰败。那商人也屡屡穷困,并未富裕。有人告诉商人说这是天命,不能强求,于是商人带着金钩还给张家。张家于是又重新昌盛了起来。这就是“张氏传钩”。而“京洛”则是指唐代的首都西京长安和东都洛阳。相传汉昭帝之母钩弋夫人少时手拳,入宫,汉武帝展其手,得一钩,后人乃作藏钩之戏,类似现在的“击鼓传花”。而当时,这种“传钩”的游戏在上流社会中很是盛行。

  经过这么一说,宅院主人的姓氏、历史渊源以及曾经的辉煌就展示无遗了。         

  再来看下联,“曲江”是指唐朝长安城南的皇家花园。唐时,进士发榜后是春暖花开之时,皇帝就在曲江园林举行盛大宴会,赏赐那些新中的进士。进士们把装了酒的杯子放在曲江水面上,酒杯随水而流,流到谁的面前停下来,谁就拿起杯子饮酒作诗,因此有“曲江流饮”之说。有一年曲江宴会结束后,一个进士心血来潮,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大雁塔下面的石壁上,谁知以后就形成了一种习俗,凡是新进士曲江宴会后,都要来到慈恩寺大雁塔,把大家的名字题在石碑上。以后谁当上了将、相,就把他黑色的名字改为红色的。于是又有了“曲江留名”之说。

     而“养鸽”一说则是源于唐朝丞相张九龄。此公是岭南韶关人,而韶关古称曲江(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句“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便是出自张丞相)。此公不但才高八斗,还酷爱养鸽。由此,我们便不难理解“曲江养鸽”之意了。这里的“曲江”既指出张氏籍贯,又暗意进士及第的显赫。  

  现在,这所宅院里住的人多数是租房客,因此对张氏的家族渊源只能通过这副对联去理解和想象了。从唐朝至今一千多年,且不管主人家是否真的是张九龄的传人,但这所宅院的先人一定是做过大官的,或许还曾在京城有过不可一世的辉煌。    

  从张氏宅第出来,我们沿着这条小河继续行走。午后很安静,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色令人陶醉。  

  这是江南典型的,民居格局——前门开在街上,后门靠河。  

  有些人家的后门下有一种奇特的码头。   

  这就是马鞍水桥。马鞍桥形状如马鞍,但又不是横跨河道的桥。而是贴着驳岸,从门口一级一级石阶下到河道水面。有单侧的,也有两侧的。我一直以为这种岸边石阶只是江南古镇居民生活起居用的,比如洗衣洗菜淘米挑水。后来才知道这与新场古镇曾为盐场的历史有关。当时交通主要是靠河运,而新场盐业又发达。这种马鞍水桥也是装卸盐的私家码头。货船将盐运来,到马鞍水桥上驳好后将盐通过马鞍水桥搬到水桥上的仓库。一座水桥一家盐商,可见当时盐业兴镇的新场有多繁荣了。  

  这种马鞍水桥也是受到保护的。新场现存有石驳岸1532米,马鞍水桥14座,其中大多马鞍水桥外侧凿有缆船石孔及下水道。新场镇的石驳岸、马鞍水桥是南汇乃至浦东地区集镇上保存最多最完好的富有江南水乡特色的建筑。    

  走到一座马鞍水桥边感受一下。   

  有一老伯正在水边磨锄头呢。这种锄头与北方的形状不一样,小时候我用过。   

  家庭主妇在河边水泥板上洗衣服。   

  与路边休憩的居民合影。   

  新场古镇现保存有15万平方米的成片古建筑,1200米的元明清时代的石驳岸,以及69座古代仪门。2008年被评为第四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2009年命名为“首批上海市文化产业园区”,是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从这里我们通过这座小桥转向东行。  

  这座小桥的栏杆好奇特,一边是水泥的,一边是钢管的,这是为什么呢?   

  过街楼——街巷从楼下穿过。甭管多简陋,也要搞点雅兴,上面有简易的牌匾——“水云间”。   

  向东行,前面又见一座石桥。  

  桥上隐约有字。   

  上刻“包家桥”。包家桥,又称包桥,为单跨梁桥,位于新场大街的南部,与北部的拱桥洪福桥遥相呼应(新场镇的精华部分就在包家桥和洪福桥之间)。

  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据说明朝的时候,新场镇出了一位御医,名叫沈文正。他治好了皇上的重病,皇上要重赏他。他不要,只要皇上恩准他回乡建桥。沈文正回乡后,周围百姓纷纷捐钱捐粮帮着建桥。此桥竣工之日,正好皇上圣旨到,赏沈文正银两以表救命之恩。沈文正接过赏银当场分发给百姓,大家喜出望外,异口同声称此桥为“受恩桥”。后来多次重修,受恩之事渐渐淡忘。因为桥坐落在包家港上,所以就改称其为包家桥了。传说在受恩桥石头湾沙中曾发现石笋,深不见底,所以过去新场镇又名“石笋里”,出处就是指的这儿。   

  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重修。清咸丰七年(1857年)再修,成石级环龙桥。1958年,为方便小车辆通行,在石级上浇筑两条水泥行车道。1961年,拆除石级,放低桥面,筑成小角度水泥上下坡。1975年,将石桥改建成水泥桥。 这是包家桥的桥面,为六拼石梁桥。在南汇各地残存的古桥中,如此石桥栏还是非常罕见的。

  当著名导演李安将摄影机架在桥上后,包家桥也随着电影《色戒》进入亿万人的眼帘。  

  从包家桥向北行,街边的茶舍。   

  还有做古玩收藏的商家门市。  

  由包家桥向北,走不多远就看到了老街与石笋路相交之处的“石笋里”牌坊。牌坊中间站着的是我的老朋友,这次新场之行的向导兼导游。

  

  过了牌坊继续向北行。见传统的“白铁修理店”(现在谁还修“洋铁壶”啊)。  

  店里的工匠还真的在修或制作“洋铁壶”,看来这个“白铁铺”不是装样子的。   

  镂空的花格窗,以及门头上的那些雕刻精细的图案与花纹,真的是很难再看得到了。  

  石板街两面的店铺还真的是老样子。新场古镇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还没有完全开发,或者说还没有完全商业化。特别是古镇大街两旁不少民居依然是那么的古朴,那么的土色土香。因为,那些老房子还住着人家。不像其他一些地方的古镇,说是“古镇”其实并不古,浮躁心态下已经严重变了味。

  要为新场点赞的是:新场古镇至今仍未收门票(听说凤凰古城也要取消大门票了)。  

  见到制作“萝卜丝饼”了,真让人回味起童年的味道(可惜中午吃得太好太饱,没有肚子了)!   

  街道极其窄,上面仅余一线天。  

  老式的酱菜店,还用大瓦缸盛装咸菜。   

  这是计划经济年代下的商业合作社,没想到老门脸还在。  

  又见一处老宅,上书“崇贤修德”。知道这就是“崇修堂”。 崇修堂原为康碧梅建,占地面积700平方米,坐东朝西,砖木结构,硬山灰瓦顶。前后四进,面阔3间。崇修堂以清末民初的新场老宅院格局,结合老上海风情展示,呈现民国时期的上海风貌。

   

  继续前行。忽听几位同伴呼我,快来快来!赶紧几步趋前,见一杂货铺。   

  同伴说,你还认识她么?   

  楞了一下,突然想起:她就是与我对调的那位啊!35年前,为了解决两地分居,就是她与我京沪对调,我于是就从上海到了北京,从纺织行业到了机械行业!

   

  真有点感慨——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邂逅。

  你还好吗?生意怎么样?托古镇旅游的福,过的还不错。    

  再往前行,就来到了“三世二品坊”牌坊。

     新场古建筑甚多,“十三牌楼九环龙”即其中之一。 十三牌楼指的是三世二品坊、贡元坊、旌节坊、熙春坊、兴文坊、余庆坊、莅政坊、中和坊、兴仁坊、安里坊、清宁坊、儒林坊、世科坊。以横跨于中市大街上的“三世二品坊”为最著名,它不仅楼身高耸雄伟、镌工精巧,而且上面还显赫地刻着这样几行字,额题曰“九列名卿”,左行曰“七省理漕”,右行曰“四乘问水”。

      这座精美的古牌楼建于明万历年间,是当时官居二品的太常寺卿朱国盛为纪念其祖朱镗、其父朱泗而修建的。  

  据说朱国盛建此牌楼时正值他官场上最得意的时候,他用重金聘来技艺高超的石匠,并运来上等的石料。这三位石匠竭尽全力,不仅在牌楼上雕刻了一排排栩栩如生的佛像和许多形象逼真的车马舟轿,而且还给雕凿上了三件精美绝伦的饰物,第一件是石链条,环环相扣,扣扣灵活自如;第二件是石算盘,算珠成串,珠珠上下如意;第三件是石笼鸟,镂空的笼中,小鸟昂首欲鸣。这三件美仑美奂的精美饰物的确为牌楼增添了无限风光,赢得了交口赞誉,大家都说这座牌楼虽不敢说是独步天下,但是称“江南第一牌楼”却是绰绰有余的。因此主人在牌楼竣工后,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准备庆贺一下这座“江南第一牌楼”的落成。

     宴会开始了,这时师爷对主人咬咬耳朵:“这三位巧匠今天能给你造这座牌楼,说不定明天还能为别人造一座更好的牌楼,你这座牌楼江南第一的位置不是就没了吗?……”于是酒过三巡,主人便给石匠敬酒。石匠正准备举杯时,一瞬间天突然变了脸,雷声闪电狂风暴雨煞时大作,有一个闷雷竟把石匠的酒杯打落在地。不久雨过天晴,但却发现三位石匠不见了,牌楼上的三件精美饰物也不见了……

  可惜牌坊原件在1974年被拆除,2006年初照原样修复该牌楼。   

  跨过牌坊,一种老旧感觉和痕迹映入眼帘,就仿佛从现代的都市进入复古的繁华,时不时被街旁的木雕门窗和桥上的石刻所吸引驻足,仿佛置身于一个隔世年代。李安在拍电影时给小镇的各家各户都安装了新招牌,现剧组虽然撤离了,但招牌却留下了。

  

  这房上“老昌盛苏州汤包馆”的招牌大概也是李安留下的吧。  

  店铺前摆放着精美的石水缸。  

  不知道这家店为什么取名叫“吾伯儿”,细看它是家卖十字绣的。     

  街边的铜雕——茶馆。  

  来,喝一杯。不对,江南应该叫“吃杯茶”。   

  修修鞋吧,虽然鞋并没有坏。   

  街上的人还真不少。  

  继续北行,快到洪福桥时,见桥头有这样精致的石雕。这有什么名堂?不得而知。   

  洪福桥头的商家。   

  新场古镇素有“十三牌楼九环龙,小小新场赛苏州”之誉,牌坊和拱桥是当地的两大骄傲。新场镇的九环龙,指的是坐落在新场后市河、洪桥港、东横港以及包桥港这四条古河道上的35座古桥中的9座石拱桥,它们是:白虎庙桥、千秋桥、洪福桥、衙前桥(众安桥)、永宁桥、义和桥、杨辉桥、众安桥(盛家桥)和玉皇阁桥。

  洪福桥就是九环龙之一。据记载,洪福桥始建于明正德年间(1506—1521),当时的建造者是潘祥。乾隆四十七年(1782),时任南汇县知县韩运鸿又修缮此桥(当时亦称洪桥)。   

  坐落在洪福桥东南角的“第一楼茶园”是家茶楼。从外表看,一座三层木结构茶楼矗立桥边,尽管历经沧桑,却也是保存不错的一座老建筑。

  “第一楼茶园”建于清同治末年,距今已有一百四十多年历史。这座老茶楼应该说与上海城隍庙湖心亭茶楼在同一时期诞生,只是所处地段偏僻而始终默默无闻。茶园依河而建,在楼上喝茶可揽洪桥港风光。茶园二楼沿洪桥港侧书写着“第一楼茶园”五个大字,而在茶园正门有“第一楼”牌匾悬挂,只是在中文字的上方标有颇具酒吧式英文“THE ONE TEA HOUSE”字样,颇显不伦不类。

 

  据了解,茶园过去曾以说书闻名,茶客听书,熙熙攘攘,这里也成了“莫论天下大事”的聚集地。为了再现“江南水乡古镇行,百年茶楼书场内,浓浓一杯清茶茗,听书品茶山海经”的悠闲韵味,前几年“第一楼茶园”大修开张后,这里书场复兴,现在一周内有三个下午可以在此“听书”——浦东说书。而茶客舒舒服服地待上一个下午听书,每人只需出资二元钱,真的有点担心它赔钱赚吆喝。

  茶楼在醒目处挂上《色戒》在此拍摄的剧照,颇吸引游客的眼球。

  洪福桥上往西看,远处就是西仓桥。   

  洪福桥上往东看,前面就是东仓桥。   

  游客正在桥上行走。  

  注意看桥上刻着的“洪福桥”三个大字。  

  从洪福桥往东走,沿河小桥流水回廊,见有美女着古装拍美照——美人靠边靠美人。     

  民国风情也风流。   

  洪福桥上也有着古装的美人。   

  江南水乡风韵、 桃花流水风情。   

  缘溪东行,幽静无人之境。   

  河边回廊中的小资情调。   

  新场的邮政编码是201314,此“爱情主题休闲吧”颇见店主心机:借邮政编码的谐音,借题发挥为“爱你一生一世”。  

  既然这样,不妨在这个主题下留个影吧。   

  继续东行,见一小桥,名曰青龙桥。青龙桥为单跨三拼石阶石板桥。光绪南汇县志记载:“青龙桥,洪福东。同治庚午浚河,募捐修。”同治庚午为同治九年即1870年,如果只是修,那么始建年代可能更早。   

  登上青龙桥拍摄。   

  过了青龙桥,又见一座廊桥跨过小河,在地图上找了半天,发现这么漂亮的廊桥竟然没有名字!新场人难道如此粗心?  

  在廊桥上拍摄河边景色。   

  过了廊桥,东边就是千秋桥。千秋桥,原名仗义桥,又名八字桥。千秋桥也是新场九环龙之一,并且是幸存至今的唯一一座了。古石拱桥在整个浦东也是寥寥无几,南汇地区仅幸存三座,即千秋桥、永济桥和保佑桥。而千秋桥是保存最完好的石拱桥。

  千秋桥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公元1662-1722年),由新场人钱建章集资而建。清乾隆五十一年(公元1786年)奚廷柱、杜松泉、朱紫高等重建。同治二年(1863年)奚廷柱曾孙光佑、光祖倡修。

  千秋桥两侧各有桥联,南侧“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行好事”,北侧“济人即是济己,种福必须种德”。     

  在千秋桥上一览沿河风光。在此处可见河边的回廊绵延一二百米。   

  早发的油菜花在千秋桥下盛开。  

  很奇怪,在水乡却看不到小船。好容易看到一艘,也是作为工具使用的。有同伴建议,新场应该搞游船啊!不知为什么新场没有开辟游船项目(这里倒替新场着急,为什么太不重视商业运作)。   

  从千秋桥往回走,穿街走巷,又来到一处民俗置景。这个小品别有风趣。   

  小男孩搂住雕塑翻着白眼——你也掏家伙呀!   

  水井雕塑——村妇取水,小孩观看。  

  还有研磨中药的。   

  这座宅子也是中西合璧,可惜年久失修。   

  多精美的木雕。  

  又一处木雕,这讲的是什么故事啊?   

  店铺外挂着的老物件——土织布机用的梭子。  

  走着走着,又回到洪福桥边。   

  继续向洪西街西行。见有居民正在包扎粽子。   

  众人在此伫立许久,研究江南的粽子是怎么包的。同伴中有人说,我也会包这样的粽子,等回去我包给你们吃。   

  又见一处老宅,是三层楼的。     

  走到此处竟引出一段故事。我们的向导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是鲁班阁,后来被拆掉了。不料竟引得当地居民(图中的那位男子)一顿爆料:说原来这里是鲁班阁,后来被副镇长建私房拆掉了,真真的可惜啊!图中这座三层楼房就是副镇长的房子(后来还卖出了大价钱),原来在房子边上还有一根对称的柱子,现在仅剩右边的这一根了!同伴点评:这位副镇长被永远钉上了耻辱柱!

  

  往回走了,这回从南岸往东行。   

  隐约又见洪福桥了。   

  新场除了大量民居,寺庙、古桥、驳岸等古建筑,还有一座东岳观。此观始建于明代,至今道场不断,是南汇道教协会所在地;南山寺是具有700年历史的古寺,建于元大德十年(公元1307年),如今香火甚旺。此外,城隍庙——1903年黄炎培在这里的广场上曾作过演讲,仍保留有大殿及西厢房。恕不一一介绍了。

  新场古镇河道两侧古民居绵延铺展,街巷密集,呈现着千年以来典型的水乡人家的独特生活形态。同济大学阮仪三教授赞称:“新场古镇是体现古代上海成陆与发展的重要载体,近代上海传统城镇演变的缩影,上海老浦东原住民生活的真实画卷。” 同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有关专家在这里调查后得出新场古镇有五大特征:海边盐民生息之地、商宦文人聚居之所、明清市井繁华之镇、宗教文化依存之乡和江南水乡民居之苑。

  未完待续。

扩展阅读

与新场有关的名人

  新场因盐而繁荣,文化也因经济的繁荣而昌盛。元代松江分司副使兼新场盐场提干陈椿所著的《熬波图咏》,53首诗配上53幅画,全面描述了制盐的全过程,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盐民苦难生活的同情,该著作被收入《四库全书》,有人认为它几乎可与徐光启的《农政全书》媲美。新场籍文学家的作品被收入《四库全书》的还有朱国盛、叶映榴和朱豹的诗、文。绘画方面,朱国盛、叶有年、叶洮、叶凤毛、顾昉、朱霞、朱轩等人的字画也被国内一些博物馆收藏。朱曜是明代《上海县志》的编纂者之一,倪斗楠的《南汇县竹枝词》亦流传很广。

  清末举人叶汉丞是南汇最后一个举人,也是当时新场走在科学救国、实业强国行列中的第一人。他在全国第一个创办了大学的药学专业,是国内第一个民族品牌肥皂——五洲固本肥皂的发明者,当黄炎培在新场因讲学遇难时,他是前去设法营救的关键人物。一个川沙的举人和一个南汇的举人从此结成挚友,至今,叶汉丞家中还珍藏着黄炎培亲笔抄写的诗文、对联。

  新中国成立后,新场更是人才辈出。叶培大是新中国光纤通讯领域的泰斗、北京邮电大学的校长、中科院资深院士;唐有祺是北京大学晶体材料研究领域的权威、中科院院士;黄培康是中国“空间领域里的一面旗帜”,是空间拦截的专家、中科院院士。可见新场这块土壤有多么“肥沃”!

吴仲超   

  另一个泰斗级的人物是吴仲超,1929年他为地下党新场支部的书记,后来参加新四军,解放后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为新中国的文博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吴仲超,1902年出生于浦东大团镇,7岁起就在父亲任教的私塾读书。16岁时,父亲把他送到新场镇信隆当铺当学徒。1927年秋,他考入上海法学大学(今华东政法学院),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回家乡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土地革命时期,曾任中共南汇县委书记,坚持在白色恐怖下秘密斗争,不断发展党组织,发动开展盐民抗捐税斗争。1930年8月,吴仲超和沈千祥、姜文奎、宋根生等领导人在泥城发动武装暴动,在浦东大地上第一次树起革命红旗。抗日战争时期,他先后任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副团长、中共苏南特委书记、中共苏皖区委书记、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政委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秘书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副秘书长、华东局党校副校长等职。

  吴仲超同志还是新中国故宫文博事业的开拓者。他天资聪敏,过目不忘,在新场信隆当铺的十年学徒经历为其日后的文博工作奠定了基础。他在文物鉴定和管理方面的才能得到了组织的认可,解放战争时期就出任山东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一方面组织工人、农民奋勇作战,另一方面为党和人民收集、保存了大批珍贵文物。

  1954年,吴仲超出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中共中央文化部部长助理。他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30年,为发展国家博物馆事业呕心沥血。他组建了古建研究、设计和维修的专门队伍,经过艰辛努力,终于修复重现了故宫金碧辉煌的庄严面貌。他研究建立文物保护管理机构和规章制度,造就了一批在书画、铜器、瓷器、玉器等文物鉴定方面得人才队伍。他坚持在故宫里不搞假古董,他说:“否则,可能会给人一种印象:你们的古董都是假的!”他对古建筑的维修要求很严,“古建筑维修就是要按原样,不能非驴非马。”他总结的文物工作的五个环节:整理、登记、制卡、庋藏、修复和复制,至今仍为博物院的法则。


发布时间:2016/4/29 14:32:14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共工”;如果单独转载图片,请注明“图片来源共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共工所有,若出现侵权纠纷,由本文原创作者共工负责,与乐途旅游网无关。

共工

TA的作品阅读总量 368万

获得19626位读者赞

去过65城市,遍布14国家,138景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共工”;如果单独转载图片,请注明“图片来源共工”,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共工所有,若出现侵权纠纷,由本文原创作者共工负责,与乐途旅游网无关。

分享此页至

21+1

您已经赞过了呦!

已钉到灵感墙!

5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看吧,世界正美,还要等你多久

MORE>>

提示
保存成功

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不可以编辑或删除

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
来吧,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

MORE>>